政府也会提供便利的条件
2020-01-16 18:15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但香港背靠祖国内地,仍然有很多机会。”廖佩仪说,“希望社会能够和谐发展。”

她说,这十几年来,香港资本市场畅旺,很多内地企业赴港上市,对自己的事业发展帮助很大,不仅所在的律师事务所规模成倍扩大,自己的收入也成倍增长。

37岁的廖佩仪在一家香港公司担任法律顾问,她的先生从事财务顾问工作,夫妻俩和一对两岁半的双胞胎女儿,共同住在荃湾的一个私人屋苑。在她职场向上发展的过程中,内地经济发展堪称“隐形的推手”。

在廖佩仪看来,女儿的成长环境也比自己小时候要幸福很多,“生活更舒适,还可以上兴趣班学东西”。

每年,玲姐都会和家人一起去短线旅游,这是家庭生活中的开心事之一,“上一次我们去了桂林,下一次打算带女儿去华东”。

玲姐全名叫古健玲,年近五十,一家四口住在观塘秀茂坪一户40平方米的公屋单位里,家中有顾家的丈夫和两个懂事的女儿。从事义工工作的她虽然收入不高,但暂时不用为住房问题而担忧,“可以算得上是安居乐业吧”。

凭着对礼仪培训这个相对小众市场的认识和期许,梁迦杰和伍晶开办了迦杰国际礼仪公司。如今,夫妻俩的礼仪培训生意越做越好,从最开始的一节课只有4名学生,到现在每堂课有50到60名学生,业务也向多方面扩展。

记者近日采访了三个香港家庭,他们讲述了回归后各自家庭的故事、自己和内地丝丝缕缕的关联,他们都希望社会和谐、经济发展,希望港人能秉承狮子山下精神,再书写新的“不朽香江名句”。

玲姐眼中,内向的丈夫是个勤恳、有家庭责任感的男人,尽管跟着丈夫不能“大富大贵”,但看得出他们的感情很深。

“我2006年进事务所的时候,公司只有十几名律师,到2013年离开时,律师数目已有几十人,我的收入也差不多是原来的3倍。”她说。

律师楼工作繁忙,几乎每天都要加班,有了孩子后她需要考虑工作和生活上的平衡。2014年,廖佩仪应邀加入现在的公司,出任法律顾问并兼顾公司营运。

和许多家长一样,玲姐也将希望放在两个女儿身上。她说,家里的条件不可能支持女儿到海外升学,但也一直有存钱,为日后在香港上大学或者到内地升学做准备。

玲姐说,夫妇两人都年龄不小了,这辈子发达的可能不大,只希望生活能够安安稳稳,两个女儿能够学有所成。

经过几年的艰苦打拼,夫妻俩开始初尝成功的果实。他们说,除了自身努力,公司的成功与香港给予他们的帮助和激励是分不开的。

香港地价高,可谓寸土寸金,创业面临高成本的压力。创业之初,高昂的房租加上员工的薪水开支,费用远远超过预期。梁迦杰说:“一天我会做12个小时或者更长时间,但我觉得非常值得。”

另一方面,当时香港缺乏专门开展礼仪培训的公司,很多人对于学习礼仪不理解,认为没有必要。伍晶说,当初若有任何一个人稍微动摇,公司如今都不可能存在,她的家人对夫妻俩的创业也很担忧,“刚开始的一年半时间真的很辛苦”。

作为一个开放和多元的移民社会,香港素来海纳百川。不论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,还是由老移民和新移民构成的“新”香港人,因缘际会,他们在狮子山下和睦相处,共同打拼,努力实现梦想。

2011年,原籍南京的伍晶和香港同学结婚。当时本有机会办理投资移民,但伍晶选择留在香港和丈夫梁迦杰一起创业。

“香港是个适合创业的地方,在这里成立公司手续简单,政府也会提供便利的条件。”伍晶说,“竞争和机会相对也很公平,我们就算是新公司,也有很多大公司邀请我们报价。”

不过,创业的艰难并不能阻止夫妻俩前进的脚步。那个时候,两人每天只管埋头做事,不断思考如何找到更好的培训方式,如何完善课程,以及如何宣传和推销公司。

但生活上的压力对这个家庭依然存在。玲姐的丈夫是一家公交公司的司机,工作五天休息一天,为能给家庭带来多一点收入,他经常加班,“人家说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我先生是5点就出门上班,晚上太阳下山很久了才回来。”玲姐说。

对现在的生活,廖佩仪和先生尚算满意,“因为我们早买楼,居住完全不是问题,而且收入都稳定,从一个小市民的心态来说,生活可以了”。

不过,对于近年香港陷入泛政治化的状态,伍晶感到“挺可悲”。她说,这不论对基层家庭还是中产家庭都有非常坏的影响,香港应该抓住机会,“进一步享受内地发展的红利”。

“希望香港能有更好的环境去集中精力发展经济,不仅给下一代人提供发展空间,也有足够的财力,让为香港打拼一辈子的基层老人过上好一点的生活。”她说。

廖佩仪生长在普通的香港家庭,大学毕业后在一间大型律师事务所实习,其后在一家香港律师楼担任事务律师,主要从事企业上市、公司并购及商业方面的法律事务。

为开阔女儿的眼界,增加对内地的了解,玲姐有机会就会让女儿参加机构组织的内地参观活动,包括寻根之旅、红色之旅等。

和许多中产人士一样,廖佩仪认为,香港的竞争越来越激烈,父母一代机会多,容易向上流动;到了她这一代,机会已经相对较少,而到了自己女儿那一代,竞争会更大,向上流动会越来越难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purplerose.cn 版权所有